西安腾旺纳跃数字科技有限公司
联系电话
新闻中心 News center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  • 电 话:
  • 手 机:
  • 联 系人:
  • 邮 编:
  • 网 址
  • 地 址:
移动互联网招聘模式逆袭 BOSS直聘进入盈利通道
发布时间:2019-07-29 23:21

  “我们如果是个A轮公司,那在去年十有八九就挂了。但是,2016年我就已经融到C轮资金,而且2017年底的时候我们就不赔钱了。”

  7月8日,BOSS直聘CEO赵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,谈到去年蔓延的这一波资本寒潮,仍然心有余悸。让他心定下来的理由是,BOSS直聘的现金流,从2017年11月开始就是正的。一年的营收规模差不多在10亿元的量级,利润还处于微利水平。只有中间打广告投放世界杯的那一个月处于亏损。

  不烧钱之后,整个行业似乎都回到了理性竞争、修炼内功的阶段。但是,亏损依然难以避免。前程无忧2019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该公司当季度净营收为人民币9.119亿元,同比增长12.4%;净亏损为人民币8480万元。这份财报公布后,前程无忧盘后股价大幅下跌近10%。

  一定程度上来说,移动互联网对于传统的招聘网站,造成了不可忽视的冲击。比如个人信用、移动社交、身份认证、短视频介质等等新兴形态的应用,整体提高了匹配效率。尤其是在2018年“人才抢夺”战之后,二三线城市纷纷推出多项优惠政策吸引人才。人才供需在地域上的失衡,也为移动招聘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,其竞争的焦点,也将不再局限于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。

  创业五年以来,赵鹏也经历过“至暗时刻”。2017年,公司因审核不严,被卷入一起传销组织造成的悲剧事件。

  这让BOSS直聘一时间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也正是这场风波,令赵鹏意识到了安全的重要性。在最近两年,BOSS直聘成立了一百多人的团队,包括科学家、工程师、审核人员等等,专注于信息审核工作。

  “你又想服务好人,又要把坏人按住。只有一个硬道理那就是投入成本,这一块我们是既投入技术手段,又投入人力。”赵鹏举例说明,在平台内联络索要社交账号的,基本都会被判定为非真实招聘需求。

  在他看来,如果违法犯罪成本高于收益时,那么这种行为就会大大减少。归根结底是成本的博弈。“我就说人脸识别这一项,我们采购了国内所有的人脸识别服务。此外,在营业执照审核上,因为没有第三方公司服务,就必须要依靠人力在数据上的积累。”

  信息数据的安全和真实,可谓招聘网站的生命红线。目前,BOSS直聘平台服务覆盖全国300余个城市,平台治理年度投入超过1亿元。与此同时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数据发现,互联网招聘行业尽管是一门慢生意,但是并不缺乏资本的关注。

  2017年,拉勾网获得前程无忧1.2亿美元投资;同年注重社交人脉的脉脉与智联招聘联手,2018年脉脉获得第四轮高达10亿美元的投资。也正是在同一年,猎聘网在港交所上市。

  猎聘网2018年年度财务报告显示,猎聘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为12.25亿元人民币,较2017年的8.25亿元人民币增长48.6%。这一速度明显高于前程无忧全年31.3%的营收增速。其收入主要来自三部分:向企业客户提供人才获取服务、向个人付费用户提供专业就业服务、投资物业租金收入。

  其中,向企业客户收费也是互联网招聘行业的主要商业模式。赵鹏透露,在BOSS直聘平台上,付费的客户数还不到10%,未来的增长空间巨大。“中国的民营企业一共是3400万家,还不算国营企业、外商投资企业。即使是行业的龙头前程无忧,去年一年也才服务了48万家企业。这连企业数的零头都不到,还有大量的企业从来没有使用过互联网招聘人才,这就是巨大的市场空白。”

  另一方面,在求职者一端,互联网招聘平台采取的是增值服务收费的模式。但是,流量也是招聘行业共同头疼的问题。尤其是在“金三银四”这种最火爆的求职季,用户都能感受到互联网招聘企业的“眼球”大战,无论是地铁、公交车还是电梯、视频网站,它们都使出浑身解数来吸引求职者。

  BOSS直聘也不得不卷入其中,在世界杯和中央电视台的热门节目诗词大会上都重金投入,其营销方式也引发了争议。对于这一决定,赵鹏并不后悔,“BOSS直聘新用户来源中,朋友推荐占比42%,广告了解占比30%,应用商店占比17%,其它占比为11%。世界杯这轮广告结束,我们新用户增长了两倍,且一直留在平台。”

  究其背后,依然是竞争的激烈,以及对用户的争夺。“你是要发展还是要死?这个死分为两种,一种是现在死,一种叫还没死。移动互联网公司不增长就是还没死,这跟死其实差不多。”赵鹏曾经有过多次创业经历,对其中的冷暖感触非常直接。

  即使广告投入让公司重新陷入亏损,也在所不惜。“创业就是要抓增长,不抓增长怎么办呢?现在这个阶段要流量多难啊,你在百万数量级的DAU规模上,想翻一番谈何容易?”赵鹏反问道。

  招聘行业对人才的渴求,还将成为长期趋势。此前,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副部长邱小平曾在国新办发布会上透露,2018年城镇新增就业达到1361万人,比上一年多增了10万人,已是连续第6个年头每年新增就业超过1300万。另外一个现象是,岗位供给总体大于求职人数。据对100个中心城市的监测统计,2018年求人倍率,就是招聘岗位的数和求职人数的比,始终保持在1以上。去年第四季度求人倍率是1.27,意味着平均一个求职者对应的市场就业岗位是1.27个。

  这预示着,企业招人的难度也会因此加大。而这正是赵鹏看到的机会。“企业有3400万家,今年只有834万应届毕业生。另外,一些特定领域的崛起,像AI、5G之类的新兴产业,专业技术岗位、高级管理人员、服务业招人都很难。但是,和传统的招聘网站相比,我们的玩法早就变了,因为基础设施和用户都在变。”

  根据公司方面披露的数据,BOSS直聘的服务用户规模超过6000万,按照城市劳动人口数量估算,BOSS直聘的市场占有率约为10%。不过,已经到来的资本寒冬,也是创业者必须要面对的现实。

  在赵鹏看来,所谓的资本寒冬,并不是说投资人不投了,而是走避险策略。过去大家愿意去追求高风险高收益的项目,现在则反过来了,以稳定为准。“创业可以给两三年、四五年时间去成长,但是要有盈利的一天。至少要对得起千把个员工,省得下个月跟他们说没工资了,你怎么好意思呢?”

  对于一个长期创业的人来说,走向资本市场也是其中一种结果。赵鹏透露,计划在明年上市。“什么挂牌就不确定了,去哪儿上市我目前也不知道。但是,方方面面需要做好准备。”

西安 | 科技 | 智能 | 移动互联 | 通讯 | 科学 |
科技 网站地图
职业科技前沿,推进“内部质量保证体系建设,技术实现科技大脑,大数据助力智慧诊改